我們的使命

西藏基金的首要任務是保護西藏人民獨特的文化和民族特性。我們的目標是促進自力更生,並促進流亡藏人社區的凝聚力。作為主要的資助機構,我們與西藏人行政中央密切合作,推進教育、流亡人康復、宗教和文化保護,以及為居住在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的14萬多名流亡藏人的社區發展。在西藏,我們的支持對像是孤兒院、眼科保健和其他衛生項目和教育項目,這些項目幫助貧困和邊緣化的藏人。

我們的故事

西藏基金成立於一九八一年,當時國際社會似乎已經遺忘了西藏人民的困境。自一九五九年開始流亡以來,流亡藏人的生存依賴於印度、尼泊爾、不丹、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委員會、外國捐助機構以及流亡者自身的堅定信仰和堅韌不拔的精神。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人道主義援助的力度開始下降。在這個西藏流亡歷史上的關鍵時刻,一小羣美國公民和居住在美國的西藏移民建立了西藏基金。當尊者達賴喇嘛在198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西藏人民的困境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此後,西藏基金迅速發展,與基金會、政府機構和個人捐助方建立了機構關係,以幫助西藏社會。

最重要的支持來自於美國國務院,他們在一九八八年開始資助西藏獎學金項目,扶持了四百四十四位藏人完成了研究生階段的學業; 一九九一年,國會授權的人道主義援助贈款在加德滿都、德里和達然薩拉扶持了近十萬名流亡藏人,並支持他們的醫療、教育計劃和接待中心; 阿旺羣培獎學金項目於一九八八年將九十六名西藏境內的學生從西藏送往美國學習; 互聯網自由項目提升了藏人行政中央的網絡安全; 二零一二年西藏教育計劃扶持了流亡藏人社區的教育; 二零一四年的西藏衛生系統能力加強項目,爲西藏人民實現了全民健康覆蓋和衛生服務; 二零一五年的尼泊爾地震救援計劃,重建了受尼泊爾地震影響的西藏社區; 以及美國國際開發署2二零一六年的西藏自力更生和恢復能力項目。

在過去三十六年多的時間裏,西藏基金管理着美國聯邦政府的撥款,並與藏人行政中央密切合作,以解決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的西藏難民社區的總體需求。除聯邦政府撥款外,西藏基金還從家庭基金會和個人捐助方籌集了數百萬美元,用於支持包括基礎設施建設、文化保護、贊助和藍皮書項目在內的各種項目,而非藏人可以通過這些項目來支持西藏人民。

一九九四年,西藏基金啓動了一項計劃,解決西藏藏民的醫療、教育和經濟需求。一九九八年,美國國務院公民交流辦公室開始資助阿旺羣培獎學金項目,該項目使西藏基金能夠支持來自西藏的學者和專業人士進行教育和文化交流,並發展西藏的教育項目。我們支持了西藏的眼科護理項目和幾家孤兒院,併爲有資格的學生設立了高等教育獎學金。

每年成千上萬的流亡者的到來給現有的移民安置系統造成了嚴重的壓力。西藏基金將繼續致力於加強流亡社區,因爲西藏文化和民族認同在此得到持續發展。

主席的話

LN

親愛的朋友和支持者;

西藏基金的故事,是西藏人民經過幾十年的動盪和流亡,堅持不懈和大智大勇的故事。這是一個關於生存和文化的延續和國家認同的故事。這也是我們許多慷慨捐款者幫助創造的一個故事。

自一九五九年以來,超過十四萬的藏人逃離家園,到印度、尼泊爾和世界各地避難。在尊者達賴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的領導下,藏人建立了新的民主制度,在西藏的宗教文化傳統得以保存的地方建立了定居點,西藏人民作爲一個民族,將一直堅持下去,直到我們返回西藏的目標得以實現。

延伸閱讀!

我們的標誌

雙頭鳥是唐卡(藏傳佛教繪畫)中的一個傳統主題,象徵着西藏早期偉大的學者及翻譯家。這些精通兩種語言的大學者及大翻譯家,通過將梵文和其他語言的宗教文本翻譯成藏文,爲藏傳佛教奠定了深厚的基礎。因此我們選擇這個主題作爲西藏基金會保護西藏獨特文化和宗教使命的象徵。綠色是達賴喇嘛尊者誕生的吉祥色。 尊者達賴喇嘛是西藏基金的榮譽主席,長期指導着我們的工作。這個標誌是由藏人藝術家羅桑嘉措先生設計的。

您的捐助對西藏基金會至關重要

您慷慨的捐贈不僅使我們能夠將100%的捐款用於滿足西藏人民不斷增長的需求,

設計更多更好的項目,而且可以支持這些重要項目的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