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流亡社區

自1959年以來藏人開始從西藏逃亡,至今已有超過12萬8千名藏人流亡海外。由於達賴喇嘛尊者的高瞻遠矚和印度政府的人道主義支持,大多數難民到達印度後得到了及時的救助,流亡社區也給他們提供了長期定居的服務。到目前為止我們在印度建立了58個藏人定居點,為西藏難民提供住所和生計來源。定居點致力於建立一個合作型社會,通過創立小企業創收的方式來滿足難民社區的諸多社會需求,包括小學,中學教育以及醫療保健服務等。定居點還修建了寺院和廟宇,以支持社區的文化和精神需求。藏人定居點為藏人青少年建立了具有西藏特色的獨立學校,教授下一代藏人西藏語言,歷史和宗教。

藏人流亡社區面臨的巨大挑戰

西藏難民湧入,外遷,人口分散

西藏的新難民不斷湧入印度,藏人行政中央必須竭盡全力幫助他們在西藏流亡社區安定下來 。與其同時,很多流亡印度的藏人外遷至世界各地,印度境內外新的藏人定居點也開始分散,規模偏小。諸多因素下,建立規模定居點的理念難以實施,也無助於保存藏人身份和佛教文化。那些地處偏遠的小型藏人定居點面臨在社交和文化上與其他藏人隔離的危機。這些定居點具有脆弱的經濟和各項基礎設施,包括住房條件,衛生設施,醫療診所,學校和其他設施,已經不足以應付西藏社區面臨的新挑戰。當今的藏人流亡社區面臨新的社會變化和發展趨勢,我們需要建立一套全新的框架和方法,識別和評估我們面臨的挑戰,探索戰略解決方案。

集中單一的經濟來源以及失業狀況

藏人定居點的主要經濟來源包括農業生產和手工藝品製作,以及在臨近市鎮和印度各大城市進行毛衣和其他藏人產品的銷售。我們的經濟模式功能單一,缺乏組織和規劃。由於缺乏就業機會和經濟多樣性,難民人口的失業率相當高。許多難民從事第二職業,並遷移到定居點以外尋找更高收入的工作。來自定居點之外的經濟收入已成為難民社區維持生計的基礎。一直以來,較大規模的定居點持續流失約10%的人口,這些外遷移民選擇暫時或永久地前往大城市地區尋求就業機會。

因此,西藏基金優先資助加強西藏定居點活力的戰略發展方案,如創造社會經濟增長和創業的新途徑,加強人力和體制資源建設,為藏人定居體制帶來活力。我們一直為流亡藏人提供職業諮詢,就業技能和創業培訓,以改善就業和謀生機會。

藏人專業人才短缺

流亡西藏社區專業人才嚴重短缺,特別是在醫學,信息技術,工程,建築和其他專業研究領域。由於大學收費過高,獎學金機會稀少,西藏學生無法在印度最具競爭力的高等院校攻讀學位。因此,西藏基金創立司政專業獎學金計劃, 資助高素質的學生在印度排名朝前的​​高校中攻讀學位。我們的目標是培養越來越多的西藏專業人才,提高西藏社區的經濟自主能力。

流亡藏人的複雜健康狀況

流亡社區經濟貧困,資源缺乏,藏人醫療衛生專業人員數量稀少。在這樣的條件下,流亡社區醫保水平落後,對疾病預防和治療保健的常識不足,獲得醫療服務,飲用水和衛生設施的機會有限。綜合以上各因素,流亡藏人普遍對重大疾病的抵抗力低,尤其是那些居住在偏遠地區的難民。

為促進西藏社區的健康水平,西藏基提供資金,用於增強藏人行政中央衛生部的人力資源能力以及外聯能力。在確定了西藏社區特有的健康需求之後,我們與藏人行政中央和西藏非政府組織合作,解決了結核病高發病率危機,提高了針對貧困人口的婦幼保健水平,增加了社區健康教育,改善了建築衛生設施並確保飲用水安全。

關注藏人弱勢群體

為確保藏人流亡社區最弱勢的群體(包括老人,赤貧人口以及殘疾人)過上尊嚴和安全的生活,我們需要建立一套扶持機制和良好的生存環境 。當前,大約有25%的流亡藏人仍然生活在貧困線上;壯年人口傾向於從定居點外遷出去以尋求更好的就業機會,小型核心家庭的數量逐年增加。此外,落後的經濟水平,醫療設施和道路條件等不便因素也使得定居點的弱勢群體難以得到他們迫切需要的支持和醫療幫助。

西藏基金為印度和尼泊爾的許多養老院和殘障中心提供資助,包括報銷一般性開支,更新居住設施,提供項目贊助等。除了加強目前對弱勢人群的支持外,我們還需要建立更專業化和人性化的衛生,康復和文體系統。